首页 青年学习文章正文

【程菲跳】_驻美8年后崔天凯即将离任回国!和张文宏的“上海之约”有着落啦

青年学习 2021年06月23日 08:31 295 admin
【程菲跳】【程菲跳】【程菲跳】
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从2013年4月到2021年6月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崔天凯在中国驻美大使任上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度过了整整8年时光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昨日(6月21日)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崔天凯的一封辞别信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让人们再次把目光聚焦到他的身上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p>u003cp>在信中,崔天凯这样说道,“这是我外交生涯中最长的一次驻外任期,让我经历了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结识了很多热情友好的朋友,也给我留下了很多终身难忘的记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辞别信全文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4956F11DA062A45389766628211FB0DA8179504D_size248_w604_h787.png"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DADADF37C7A04E35F2E5060A86591584F77F14FE_size364_w601_h786.png" />u003c/p>u003cp>他履职期间的精彩表现,给全世界都留下了深刻印象。担任驻日大使期间,日本外交圈子就对他评价甚高。驻美期间,他的多次强硬回应,让不少中国网友直呼“过瘾”。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这位“硬核”大使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竟然是阿拉上海人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东东带你来看一看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他履职时的精彩事件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新中国第一代同传译员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52年,崔天凯出生在上海,从1969年到1974年他都在黑龙江农村插队。u003c/p>u003cp>1974年,他进入华东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在1972年5月-1980年7月改名为上海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学习,1978年之后又相继在该校外语系和北京外国语大学联合国译员培训中心进修。u003c/p>u003cp>学成之后,他踏入外交领域,第一个身份是“联合国总部秘书处会议服务司中文处译员”。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08A38A5B7619DBF5E13352AE544B61251C951287_size9_w261_h320.jpeg" />u003c/p>u003cp>1971年10月,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那之前,国民党当局的联合国代表发言一般都用英文,中文同声传译形同虚设,联合国文件也用不着都翻译成中文。u003c/p>u003cp>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当时,中国代表团急需来自大陆的译员以更好地传达中方的意思,特别是1973年中文从联合国的官方语言提升为大会和安理会的工作语言后,中文翻译人才的紧缺一下凸显出来。u003c/p>u003cp>上世纪80年代初,联合国翻译司中文处占据了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的整个23楼。u003cstrong>崔天凯就是这个“中国城”里的年轻译员之一。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F2654C78E491D2E31F00A8E9C01074FF44415CEE_size55_w640_h399.jpeg"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1981年第一期联合国译训班毕业合影,崔天凯(三排右六)等和老师在一起u003c/p>u003cp>1986年,已经是外交部国际司三等秘书的崔天凯再次回到校园,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院学习,并获得了国际公共政策硕士学位。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22年间两答同一问题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从“平等协商”到“奉陪到底”!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13年履新驻美大使时,崔天凯曾说过“8字感言”:任重道远、心诚志坚。他说,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众所周知,将来前面的路也不会那么平坦。u003c/p>u003cp>而事实也确如他所料。u003c/p>u003cp>2018年3月23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午夜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同时还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u003c/p>u003cp>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中国大使崔天凯在接受CGTN采访时给出了回应: u003cstrong>中国无意和任何国家打贸易战,但是如果对方挑衅,中国将“奉陪到底”,“看谁真正坚持到最后”!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0CEED42513EB1591FBC4BA900C1FC95ACFF0F227_size179_w800_h1137.jpeg" />u003c/p>u003cp>值得一提的是,22年前的1996年,中美知识产权谈判未取得进展,美国单方面宣布对华贸易报复措施。第二天的记者会上,时任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崔天凯对此事进行了回应。他表示,中美双方在知识产权领域存在的分歧,只能通过平等协商来解决,而不应采取施压和报复的强权手段,对抗绝对没有出路。u003c/p>u003cp>u003cstrong>22年间,一道同样的问题,崔天凯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u003c/strong> 22年前,崔天凯呼吁“平等协商”;22年后的他,在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中,多数时以“奉陪到底”向美国政府喊话。u003c/p>u003cp>2018年7月,崔天凯在美媒《今日美国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题目就叫《特朗普的贸易战既不正当也不公平》。文中,崔天凯剖析了贸易战对于双方的危害,直言“美国对中国强征关税的计划是不正当的,也不会有任何效果。”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不会说日语的驻日大使u003c/strong>u003c/p>u003cp>毕业之后,崔天凯就走上了外交之路。而他第一次引起媒体的集体关注,是在2007年。那一年,崔天凯成为了第十任中国驻日大使。u003c/p>u003cp>有日本留学生曾说,崔天凯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彼时,经过安倍晋三的“破冰之旅”和随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融冰之旅”,中日关系开始转暖。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497D6852B837FDED00188CBCEB796BAC07D0A987_size23_w468_h270.jpeg" />u003c/p>u003cp>然而对于崔天凯来说,这份工作仍有不小的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语言问题。 u003cstrong>时年已经55岁的崔天凯自曝从未学过日语,也从没有在日本长期学习或者工作,因此要像“小学生”一样向“老师”学习。u003c/strong>u003c/p>u003cp>2009年,在驻日大使这个位置两年之后,崔天凯离任,重回外交部,出任副部长。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拎着一个布包履新u003c/strong>u003c/p>u003cp>媒体再次集体注意到他,就是他出任驻美大使之时了。2013年4月2日,崔天凯从纽约转道乘火车抵达华盛顿。 u003cstrong>他一路轻车简从,拎着一个布包前来履新。他笑着告诉记者:“这个包我一路没放手,因为里面是国书。”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3BB92B3AA9405FB4132B77DF32131CD1D12DF40D_size579_w1080_h719.png" />u003c/p>u003cp>第二天,崔天凯与中国驻华盛顿媒体见面时首先表达歉意,“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原因是当日上午他前往美国国务院递交国书副本时受到很高礼遇,宾主相谈甚欢,以至于与中国媒体的见面推迟了一会儿。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8757945DC6646F3391AF48938BFE2F3248E8783B_size160_w400_h267.png" />u003c/p>u003cp>u003cstrong>而此番递交国书,崔天凯也获得几个特殊待遇。u003c/strong> 其一,抵达华盛顿后第二天就获准递交国书副本,安排得很快;其二,国务卿克里亲自接受了崔天凯递交的国书副本,这是不多见的;其三,美国国务院专门为崔天凯组织了一场小型茶会,国务院许多重要官员都出席了,这也是不多见的。u003c/p>u003cp>“这说明双方对中美关系都高度重视,应该说,我来这里履新开局还是比较好的。”崔天凯在谈及自己获得的礼遇时如是说。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2C87AE168F2951457271398F83959FF012C04930_size25_w561_h323.jpeg" />u003c/p>u003cp>2013年两会期间,崔天凯在回应所谓中国外交政策过软的质疑时,把中国比作金庸小说中的“大侠”,称“真正的大侠从来不会两句话不合心意,就拔出剑来砍,那都是二三流的角色。”那么,与美国“过招”,是该拔剑还是收剑?崔天凯说,“ u003cstrong>作为外交官,我们的职责是在世界上多赢得朋友,而不是多树立敌人u003c/strong> ,所以我对记者说,不是随便拔剑就砍,你不能把别人都当成敌人,而是要尽量为国家多赢得朋友,如果能握手的话,那为什么要动刀动枪?”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和张文宏的"约酒"有着落啦u003c/strong>u003c/p>u003cp>去年3月底,崔天凯曾手写致信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感谢他在网络上向海外华人科普抗疫知识。张文宏更是在回信中写道:u003cstrong>“待世界抗疫胜利之时,请您一定要回到家乡,我们一起在小酒馆把酒言欢。”u003c/strong>u003c/p>u003cp>虽然因疫情关系,张文宏的这封回信在路上“漂”了一个月才真正落到崔天凯手中,但没有关系,即将回国的崔大使很快就能“赴约”,和张文宏“在上海某个小酒馆,感受‘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了!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3477819680BD4FC044EAEE88F78652FF9DAC6E56_size990_w829_h1043.png" />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res/2021/D089B5236F7CC5C0FD752D50EF1B9067A81DC240_size1054_w829_h1047.png" />u003c/p>
【程菲跳】【程菲跳】【程菲跳】

标签: 【程菲跳】

发表评论

青少年时报快讯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浙ICP备12007866号-1
Robots|THML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