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年理论文章正文

【我的中国节】_辽宁抚顺一班主任向29位家长借100多万买彩票后自杀

青年理论 2021年04月02日 09:18 86 admin
【我的中国节】【我的中国节】【我的中国节】
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10578E581529ED09676DE6114B9EEB27FFC11B7E_size100_w1080_h72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作者 | 南风窗记者 何国胜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发自辽宁抚顺u003c/p>u003cp>2021年2月16日,大年初五,抚顺某小学三年级教师杨玉服药于家中自杀。u003c/p>u003cp>事后,她写给公安机关的证实材料显示,从2020年4月份开始,她被人拉入网络彩票的骗局。为了赢回她所输掉的钱,她不断以买房、孩子留学等虚构理由借钱投注。u003c/p>u003cp>死讯传开后,29名家长向学校反映,杨玉在生前曾欠下他们不少钱。u003c/p>u003cp>多的如高强,借出83万元,未还43万元;少的如张庆,借出3万元,分文未还,29个家长共计借出107万元。u003c/p>u003cp>“人死案销”,高强、张庆他们对于追回借款的信心不是很大。u003c/p>u003cp>然而杨玉欠下的不止是学生家长的107万。u003c/p>u003cp>随着她自杀消息的传开,更多的债务出现了。有杨玉母亲5位邻居的86万、已毕业学生家长张勇的52万,还有未知数额的网贷和抵押了两套房屋、两辆车的银行贷款······u003c/p>u003cp>目前,没人算的得清杨玉为了补上不断深陷的债务坑洞,到底借了多少钱。u003c/p>u003cp>从记者能找到的当事人数量计算,杨玉的债务最少是245万元,但真正的数字远超于此。u003c/p>u003cp>杨玉购买网络彩票平台的账户积分已达到3100多万分,会员等级已经封顶。积分规则表明,“每充值1元加1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F4C691BBF80D37DDAC33FC23348E3B8A33A749A5_size76_w1080_h1784.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彩票平台客服解释成长值积分规则为:一元金额兑换一分u003c/p>u003cp>这表示,杨玉在这个平台充值了3100万元。当然,这里面还包括她买彩票所获利的金额。但这也足以表明,杨玉在此网络彩票平台,充值额度巨大。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130279A23E582062E3A5DC67740780CA21A36A8D_size95_w870_h1443.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的网络彩票平台主页u003c/p>u003cp>杨玉死后,其名下无任何财产,她母亲已经80高龄,儿子正准备读研,现任丈夫原本打算正月初七等民政局上班后跟她离婚。u003c/p>u003cp>杨玉生前“证明”证实,她的一切借贷行为都是瞒着家人进行,而且她还欺骗母亲、丈夫和儿子帮她借钱。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她的家人也是受害者。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FD12F47E4CCAD99E72889D99E4293A685DB98258_size137_w1078_h200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瞒着家人借贷还债u003c/p>u003cp>但高强他们关心这件事的定性——诈骗还是借贷纠纷?u003c/p>u003cp>3月26日,抚顺市望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回应南风窗记者称,因为此事属于民间借贷纠纷,目前司法机关已介入此事,政府部门给学生家长提供了法律援助服务,已有几位家长在法院立案。u003c/p>u003cp>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杨玉自杀后,学校给学生们配备了新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目前该班级教学秩序正常。此外,学校还组织心理老师,对该班级学生进行心理辅导。u003c/p>u003cp>辖区派出所表示,目前此事已经移交到法院,是否涉及诈骗目前未有定性。u003c/p>u003cp>当天下午,记者找到了杨玉的母亲和儿子。事发后,他们住到了一起,因为杨母患有心脏病,她对每一次的敲门声都心慌不已。u003c/p>u003cp>而对于女儿的遭遇,杨母想不明白:“我们希望你们给解开,她因为什么走到这条路上,为什么借了这么多钱。”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借钱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从记者能找到的“受害者”的讲述中,杨玉最早的借钱行为出现在2020年9月,也即她接触网络彩票的4个月后。u003c/p>u003cp>9月16日,高强的妻子收到了杨玉发来的微信,说自己买了套房,但自己的钱拿去理财取不出来,找他们借了3万元。第二天,杨玉以同样的理由又借了5万元。u003c/p>u003cp>10月5日早上5点多,杨玉给张勇发了借钱的微信。说自己孩子准备考研,想提前给意向导师送点礼物疏通关系。u003c/p>u003cp>在自己孩子毕业后,张勇已经两年没有跟杨玉联系,但因为对方当过自己孩子6年的班主任,所以并没有对突如其来的借钱消息抱以戒心,确认过身份后就给杨玉借了5万元。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264FE25CBB2B603743E6F9FDC327039EAEA3AAB1_size64_w1080_h157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2020年10月5日,张勇给杨玉转账5万的记录u003c/p>u003cp>张勇收到杨玉借钱消息后的一小时,张庆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但理由变成了她买了个“顶账房”。随后,张庆借给杨玉3万元,她也打了欠条,说是12月末还。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3745C7A11FE74C185EB8343460F5FE968032EEB4_size676_w640_h1282.pn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给张庆发的借款信息u003c/p>u003cp>10月24日上午,杨玉以装修房子为由借走高强5万元后,下午又突然说自己儿子要去留学,要交20万的保证金,高强夫妇又借了10万元给她。从这之后到12月6日,杨玉以同样的理由从高强处借走50万元。u003c/p>u003cp>u003cstrong>高强跟记者回忆,u003c/strong>u003cstrong>杨玉在后期跟他借钱时,每次先在电话里哭5分钟,说自己把孩子送出国有多么的不易。u003c/strong>“因为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她又哭又跟我提孩子,我就心软了。”u003c/p>u003cp>12月9日,杨玉又给张勇发微信,说自己孩子要去澳大利亚留学,张勇信了,将自己房产证抵押给朋友,借了15万元给她。他知道,杨玉在二婚前,“处了个小老头”,后来“小老头”去澳大利亚定居,想带杨玉一块走,但她为了照顾孩子没去。u003c/p>u003cp>当时借钱时,杨玉跟张勇解释孩子去澳大利亚,就是因为那边有人照顾。“出于她有这么一个经历铺垫,我一点怀疑都没有,觉得合情合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AA24B77AE9024166C78D2F02C01139FACF35F508_size60_w1080_h1591.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2020年12月9日,张勇给杨玉转账15万的记录u003c/p>u003cp>同天,杨玉也从高强手里借走10万。u003c/p>u003cp>12月12日,杨玉又以留学保证金不够的理由,从张勇处借走30万元,这笔钱是张勇借网贷给她凑的。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D2E3129289A0865172911FDEB8DA5F6D68BAC247_size62_w1080_h1599.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2020年12月12日,张勇给杨玉转账30万的记录u003c/p>u003cp>张勇也同样被她每次借钱时要哭的差点背过气去的行为所迷惑,张勇说:“她研究过我,她知道只能用孩子的理由才能打动我,我的软肋就是孩子,因为我孩子也是单亲家庭,我知道一个女人带孩子不容易。”u003c/p>u003cp>从张勇处借完30万元后的第二天,杨玉又找到自己母亲,哭喊着求她帮自己借钱,母亲便把自己老邻居佟阿姨喊到了家里。u003c/p>u003cp>佟阿姨记得,杨玉当时哭红了眼睛,求她帮忙。说自己孩子出国留学差点钱,希望她能借点,4月份就能还。u003c/p>u003cp>佟阿姨十几年来存了10万余元,本是留给自己40多还未成家的儿子结婚用的。但经过杨玉的哭诉,她还是把自己仅有的钱借了出去。u003c/p>u003cp>12月19日、31日,杨玉又从另一老邻居李大姐手里先后共借了18万元。u003cstrong>李大姐告诉记者,杨玉也是哭诉孩子留学差钱的事情,要她一定帮忙,说完跪在地上,抱着她大腿哭。u003c/strong>李大姐看杨玉可怜,又想着她从小秉性也好,就借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212B4DE177FB42AC40405609552B82851FE43AFD_size149_w1080_h1607.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先后向李大姐借款10万元和8万元的借条u003c/p>u003cp>李大姐的这18万元,是她自己和90多岁的老母亲的养老金,还包括自己的手术费。现在她没钱做手术,也不敢跟儿子说。u003c/p>u003cp>整个12月,杨玉借了123万元。u003c/p>u003cp>在杨玉跟张勇借走30万元的那天起,高强就一直在催杨玉还钱。在她自杀前,共还了高强40万元。而更多的人,未收到分文还款。u003c/p>u003cp>进入1月份,杨玉又从母亲的几个邻居那里,借了58万元。他们都是一群老人,年近古稀,住在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老楼里。u003cstrong>他们借给杨玉的,几乎全是自己养老的钱。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11CD76040F6792D68658338B5F955E60B88E6006_size136_w1080_h81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母老邻居们住的上世纪90年代的老楼u003c/p>u003cp>也是在1月份,张勇发现了杨玉的异常。因为她说好12月末就会还钱,但她不仅没还,还继续向他借钱。u003c/p>u003cp>1月中旬,张勇约杨玉在望花区公安分局门口见面,让她拿出那些财力证明和留学材料给他看,她一直沉默。u003c/p>u003cp>u003cstrong>“我问她是不是假的,她就点头。”张勇说,后来他发现那些材料都是她P出来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后来,他通过杨玉嫂子和同事了解到,杨玉也借过他们的不少钱。甚至让自己儿子和侄子帮她借钱。u003c/p>u003cp>杨玉自杀后,家长们聚在一起才知道,u003cstrong>原来她向每个人借钱时,都叮嘱他们不要告诉别人,因为她觉得这样丢人。u003c/strong>而这为杨玉的疯狂举债蒙上了一层面纱,以使她可以不断借钱而不被别人发现。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身份u003c/strong>u003c/p>u003cp>杨玉为什么能借到这么多的钱?u003c/p>u003cp>根据多位“受害者”的讲述,u003cstrong>“教师”这个身份u003c/strong>成为最重要的原因。u003c/p>u003cp>杨玉生前任教的小学,是抚顺市最好的小学之一。走在抚顺市,还能看到不少房地产广告,都将该小学作为宣传的噱头。望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杨玉从教20余年,是该校的骨干教师,“杨老师带的班级是‘三好班级’,上的课在学校也被评为示范课程”。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01AD0A54DCBB84495141A9F0F6D4645EC63CC518_size154_w1080_h81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公交车上以该小学为噱头的宣传广告u003c/p>u003cp>而且在上一学年的年度测评中,杨玉拿到了“双百”(家长、学生匿名打分)。高强说,自己曾在杨玉的办公室看到过她的优秀教师奖杯。u003c/p>u003cp>各方的讲述都表明:杨玉曾是一个优秀的教师。u003c/p>u003cp>u003cstrong>正是这样一个身份,成了她天然的背书。但这份背书里不只有职业荣光自带的信用,还有老师和家长间微妙关系的张力。u003c/strong>u003c/p>u003cp>张庆和高强都跟记者坦言,之所以会借钱给杨玉,主要还是为了孩子考虑。“担心如果不借钱给老师,自己孩子在班里不好过。”高强说。u003c/p>u003cp>就在高强夫妇一开始借给杨玉8万元后,杨玉对高强妻子说:“以后你有难处也来找我,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也就是能管管孩子”。u003c/p>u003cp>张庆也说,当初借钱也是为了老师能在学校多关心自己孩子,不借就怕孩子遭到冷落。张庆在给杨玉借钱后,短暂的看到过积极的反馈——有天中午,张庆问杨玉自己孩子能不能出校去吃饭,杨玉说:“可以,别人不行,你可以”。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FE0049738AA4E3537BED1467C6505DF34A77EBBF_size265_w825_h1383.png" alt="图片" />u003c/p>u003cp>张庆与杨玉的对话u003c/p>u003cp>张庆和高强坦言,每逢节庆,家长们都会给老师送礼物“表示、表示”,以期照顾自己的孩子。更多的时候,礼物通常被现金替换。u003c/p>u003cp>张庆记得,之前杨玉搬家的时候,给他发过微信,说自己搬家了有空来串门。“我一听这话,按正常人的理解,是不是去给老师随点礼的意思。”张庆说,他去给杨玉随了1000元的礼,她收下了。u003c/p>u003cp>张庆妻子说:“(老师收钱)这种风气的出现,也不能全怪老师,这跟家长也有关系,我们明知道这种风气不好,还去助长它。”但问起原因来,他们都是重复地说着那句“都是为了孩子”。u003c/p>u003cp>也是因为这种风气的存在,张庆他们觉得,u003cstrong>作为抚顺市最好小学的老师,杨玉收入是有保障的,没有担心她无法还钱的风险。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806B93432D2B3C117BE006E6933DBA33E1F7BEDE_size104_w1080_h72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生前任教的抚顺市最好的小学u003c/p>u003cp>这样想的还有杨玉母亲的那些老邻居们。邻居李大姐当初给杨玉借钱时也想到:“某小学是抚顺市名校啊,杨玉是那里的老师哪可能做这事(欠钱不还)。”u003c/p>u003cp>u003cstrong>也是因为杨玉的“老师”身份,事发后,张勇、张庆、佟阿姨他们都觉得,学校作为杨玉的单位,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u003c/strong>“10月份的时候她就已经坏事了,你学校不管住她,要是当时把她给整住了,咱们这前还能借走吗?”佟阿姨问道。u003c/p>u003cp>3月26日,南风窗记者到该校采访,校方称,校长和书记不在学校,无人回应此事。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网络彩票u003c/strong>u003c/p>u003cp>杨玉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u003c/p>u003cp>事发之前,杨玉为此编造了很多的答案,而且都是“对症下药”式的。u003c/p>u003cp>针对学生家长,起先说是因为买房和装修,之后变成儿子留学。针对自己亲属,则说是为了儿子留学和还高利贷。“跟自己同事说的是开药房需要进药,跟自己邻居说的是她做医疗器械”,张勇告诉记者。u003c/p>u003cp>直到她自杀后,所有人才知道,她是因为陷入网络彩票才借了那么多钱。u003c/p>u003cp>她在“遗书”中说,自己经人拉拢进入了一个叫“盛世集团”的大型网络彩票网站:“我每次进入网站,就是想把赔的钱赚回来,然后还钱,但没想到的是,我越欠越多。”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6509B2873D48CC56E2DF23AB6026F6D831EC293C_size136_w1080_h144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的遗书u003c/p>u003cp>在“遗书”里,杨玉交代了自己的网络彩票网址和账户密码等。u003cstrong>张庆看到后,第一时间登录杨玉的账号。他发现,杨玉在该平台已经达到最高等级,头衔为“彩神”。u003c/strong>其上个月的代理报表显示,1月份杨玉投注金额34万多元,余额处只显示有86.7元。u003c/p>u003cp>记者尝试通过杨玉留下的网址再次登录其账号,发现该网址已经不存在。之后,记者在网络搜索“盛世彩票”,仍然可以发现很多入口。此外,也可以看见“盛世彩票是骗局吗?”之类的词条。u003c/p>u003cp>记者点击其中一个链接进去,页面显示为平台名称为“购彩中心”。跟张庆沟通后,记者确认该“购彩中心”和杨玉所说的“盛世集团”是同一个平台。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ACF90372DDF27C79ECFADD1C17375F2CAAED6EAB_size347_w1080_h915.png" alt="图片" />u003c/p>u003cp>购彩中心主页u003c/p>u003cp>注册这类账号,只需填写账号名称和密码就可。注册登录后,进行充值就可购彩。u003c/p>u003cp>该平台共提供了59个彩种,最快的一分钟开一期,奖金从几元到几千元不等。而且该平台还支持用户做代理,上级代理可以从下级成员身上赚取返点。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06E88275FEA36044C8F88625F63E31A5D74EA218_size93_w828_h1426.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一分钟开一期的彩种u003c/p>u003cp>一位熟悉此类彩票骗局的人士告诉记者,这种网络彩票一般有 “指导员”带着你投注。初期的时候,会让你赢得一些小钱。之后“指导员”会怂恿你加大投入,然后再通过后台操控开奖号码,让你不断输钱,且限制提现,最终使你越陷越深。u003c/p>u003cp>2018年,财政部、公安部等12部门明确禁止销售互联网彩票,截至目前,财政部尚未批准任何彩票机构开通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在这之前,管理部门也先后5次叫停互联网彩票销售业务。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末路u003c/strong>u003c/p>u003cp>杨玉债务的崩塌,大概是从1月下旬开始的。u003c/p>u003cp>1月28日,借钱无望的杨玉,又到自己母亲那里求助。“给我磕头作揖地让我帮她借钱,说有个贷款马上到期,自己还不起了。”杨母告诉记者,当时她又觉得女儿可怜,想着再给她想想办法。u003c/p>u003cp>但经过杨玉大哥的质问和动手,杨玉告诉他们自己借了张勇52万元,“我们听后一下子就懵了”。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138FD5DD2771D8B808A06F1E70C9DE9F2E2AFEC4_size160_w1080_h1884.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1月28日,杨玉各处借钱的事情被校方知晓u003c/p>u003cp>张勇当天刚好去找杨玉嫂子了解其有没有还款能力,然后就说了杨玉借了他52万的事,杨玉嫂子听后就赶紧给杨玉大哥打了电话。到这时,杨玉欠下巨款的事情才浮出水面。u003c/p>u003cp>当天下午张勇接到杨玉电话时,就明确告诉她要去告她。“但她求我,让我过完年再去报案,让她安心过个年,我答应了。”张勇说。u003c/p>u003cp>母亲知道杨玉四处借钱后,多次追问她借钱的缘由,并劝她去自首,但杨玉一直沉默。u003c/p>u003cp>u003cstrong>2月2日,杨玉给母亲写了份证明,称自己托母亲借的钱都是在虚构理由、欺骗母亲的情况下进行的,自己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2CD1D6D5280132824EAE01205DDBEE222BC735A1_size128_w1072_h1424.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给母亲写的证明u003c/p>u003cp>2月6日,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杨母带着家人及两位出借人去派出所报案。但对方说有些借条还未到期,无法立案,最后给她和孙子做了笔录。u003c/p>u003cp>“从那天之后,她就跟我失去了联系,打电话也不接,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样,一直到死。”杨母说。u003c/p>u003cp>杨玉并没有失联。u003c/p>u003cp>大年初三的时候,杨母老邻居佟阿姨接到了杨玉的电话,“姨,我钱还不上了,你也别怨我,他们都让我死”。佟阿姨说:“你还不上了也得见个面啊,跟大伙说清楚这钱你干啥了”。u003c/p>u003cp>但他们并没有见到杨玉。两天后,她在家中服药自杀。u003c/p>u003cp>杨玉的自杀早有苗头。u003c/p>u003cp>2月1日,杨玉给张勇发微信,说校长又给自己打电话了,“现在压力大的透不过气了,我真的要死了”。u003c/p>u003cp>u003cstrong>然后,她给张勇发了一张割腕留下的刀痕的照片,但张勇没有在意,“到后期我都不相信了,因为她之前发给我的照片都是假的”。u003c/strong>u003c/p>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1C979B14579DAFC8ECDB65ADF32E84048B3EC6CB_size68_w1080_h1440.jpg" alt="图片" />u003c/p>u003cp>杨玉割腕留下刀痕的照片u003c/p>u003cp>而且张勇也听说,杨玉为了让自己丈夫给自己借钱,多次以自杀相要挟。u003c/p>u003cp>杨玉的儿子也告诉记者,过年前,他曾接到过派出所的电话,说他母亲自杀被外卖员发现,但人没事,“我想着她丈夫也在,有人看着她,也没有再问。”杨玉儿子说,从自己考上大学后,跟母亲交流就不多,去年因为考研,一直是一个人住,对她的情况也不了解。u003c/p>u003cp>事发当天下午2点多,杨母接到杨玉丈夫的电话,说杨玉自杀了,让她把杨玉的医保卡送到“二院”,她没理。u003c/p>u003cp>4点多时,派出所来了电话,问他们同不同意杨玉是自杀,需不需要做尸检。“当时我们也挺生气,就说我们同意自杀结果,不做尸检。”杨母说。u003c/p>u003cp>因为生气,杨玉死后杨家人都没去看她。u003c/p>u003cp>尸体火化后杨玉丈夫给杨母来电话说,自己不要杨玉的骨灰,让他们带走。“我儿子就说,也为(做)一回人,麻烦你买个骨灰盒先给她留着,等我联系海葬。”杨玉丈夫说他没钱买骨灰盒,火化的钱都是找别人借的。“于是我们给他打了1000块钱,他才答应替咱办了这事。”杨母说。u003c/p>u003cp>等到事情被媒体报道后,杨母他们才知道,杨玉和现任的丈夫打算在初七上班后办离婚手续。杨玉儿子说,母亲是个特别自我的人,“她的很多事情从来都不跟我们说”,包括她当时跟现任丈夫重组家庭时也没有跟他们商量。u003c/p>u003cp>杨母至今还记得,当年杨玉是抚顺市唯一一个考到南京师范学校的人,毕业后分配了工作,又读了在职本科,此后一直都很顺利。u003c/p>u003cp>“她就是太好了”,杨母说。u003c/p>u003cp>(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为化名)u003c/p>
【我的中国节】【我的中国节】【我的中国节】

标签: 【我的中国节】

发表评论

青少年时报快讯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浙ICP备12007866号-1
Robots|THML地图|XML地图